1. <noframes id="hx33re">
          <center id="hx33re"></center><div id="hx33re"></div><tt id="hx33re"></tt><noframes id="hx33re">
          1. <dl id="uqeiyv"><fieldset id="uqeiyv"></fieldset><dt id="uqeiyv"></dt></dl>
                1. <center id="uqeiyv"></center><dfn id="uqeiyv"></dfn><acronym id="uqeiyv"></acronym><button id="uqeiyv"></button>
                  <tfoot id="uqeiyv"></tfoot>
                2. <center id="eiwb3t"></center><i id="eiwb3t"></i>
                  1. ×
                    歡迎您訪問東營市人民醫院!

                    廉政文化

                    廉政教育專刊之三十四

                    發布時間:2017-04-19 17:08:53

                    【廉政格言警句】不以一毫私意自蔽,不以一毫私意自累,涵泳乎其所已知。敦笃呼其所己能,此皆存心之屬也。

                    ——宋.朱熹《中庸章句》

                    【注譯】涵泳:深入領會。敦笃:敦厚笃行。這句話的大意是:不會因爲一點個人利益或一己私利就處事不公,分不清是非;不會因爲一點私心、私欲而身心疲憊,捆住自己的手腳。深入領會已經掌握的實踐真理,敦厚笃實地發揮自己的才幹,這才是存屬于心的態度。

                    【解讀】正確處理公與私的關系,克己奉公、一心爲民,是對領導幹部的政治要求。習近平總書記引用“不以一毫私意自蔽,不以一毫私意自累”,旨在強調領導幹部要樹立正確的“公私觀”,參透公與私的關系,劃清公與私的界限,自覺做到履行職責爲公,行使權利爲民。

                    東營市人民醫院反腐倡廉警示教育

                    “讀案例、思廉潔、樹正氣”活動系列文章之三十四

                    幫醫藥代表統方,一盒藥提成一元

                    ——濟南市中醫醫院藥房一藥師受賄四萬余元

                    爲醫藥營銷人員“統方”,收受好處費四萬余元,主管藥師範紅星坐上法庭的被告人席。3月23日上午,濟南市市中區法院開庭審理了這起受賄案。

                    統計各科室藥物用量定期發給醫藥代表

                    範紅星自1994年起在濟南市中醫醫院藥房工作,主要工作是根據大夫的處方爲病人拿藥,並對當天的處方進行統計、彙總。

                    2010年,醫藥營銷人員尚某、曾某找到了他。他們的目的是讓其“統方”。

                    “統方”本是醫院對醫生用藥信息的統計,但因爲出現一些非法統方案件,“統方”增加了一種特殊意味:醫療衛生機構及科室或醫療衛生人員出于不正當商業目的,統計、提供醫療衛生機構、科室及醫療衛生人員使用有關藥品、醫用耗材的用量信息,爲醫藥營銷人員提供便利。

                    既然這些信息是保密的,就需要一個內部人士來操作。尚某和曾某讓範紅星做的,就是幫他們統計每個科室、每個大夫一段時間對某幾種藥物的用量。作爲回報,他們按照每盒藥三毛至一元不等的價格給範紅星好處費。

                    公訴方出示的相關證言顯示,當時範紅星所在的藥房有五個人,要輪著上夜班,而且值夜班時只有一人當班。範紅星回憶,當時,處方是放在櫃子裏,沒有上鎖。加上病號少,正可以利用這個時間對處方進行統計。

                    每隔一段時間,他把統計的結果通過電子郵箱發送給尚某和曾某,他每個月分別從兩人處獲得幾百元不等的好處費。

                    就這樣,從2010年至2015年,範紅星共收取好處費四萬余元。

                    認爲是行業潛規則開始並沒當回事

                    作爲在醫院工作了十幾年的正式工作人員,“當時同意給人統方時是怎麽想的?”公訴人問,“當時就認爲是給朋友幫幫忙”,早些時候,範紅星並沒有認識到自己正滑向深淵。

                    他認爲,當年這種情況是行業潛規則,自己的行爲只是違反了規定,但尚沒有認識到正走向違法犯罪。

                    後來,醫院專門開會強調,不允許爲不正當商業目的統方,範紅星認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于是對尚某和曾某表示,不再爲他們統方。

                    2014年11月,國家衛計委和國家中醫藥管理局制定了《關于加強醫療衛生機構統方管理的規定》,嚴禁爲不正當商業目的統方,不得以任何形式向醫藥營銷人員、非行政管理部門或未經行政管理部門授權的行業組織提供醫療衛生人員個人或科室的藥品、醫用耗材用量信息,並不得爲醫藥營銷人員統計提供便利。

                    事實上,當年8月,山東省衛計委和山東省中醫藥管理局就已發文,堅決禁止爲商業目的統方。

                    案發後,範紅星向濟南市衛計委廉政賬戶打了4.6萬余元,這個數額比他的受賄數額要多六千元左右,對此他解釋,他記得那幾年收到的好處費爲四萬多一些,但爲表示悔意,向賬戶多打了一些錢。

                    公訴方認爲,範紅星身爲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便利爲他人謀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財物,應當以受賄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範紅星的辯護人表示,範紅星有自首、主動退贓、多退贓、主動終止統方等情節,建議法庭予以考慮。

                    範紅星當庭悔罪。他說,自己上有老下有小,“現在追悔莫及”。

                    本案未當庭宣判。(文中當事人系化名。摘自2017年3月24日《齊魯晚報》)

                    “統方”是給回扣的主要參考

                    “統方”在醫藥銷售環節扮演著什麽樣的角色?齊魯晚報記者通過采訪醫藥銷售人員、檢索中國裁判文書網等方式,逐步進行了解。

                    統方是爲了跟醫生搞好關系

                    根據21世紀經濟報道,一位從業30余年的科室主任介紹,一種藥品從藥廠到患者手中,涉及的鏈條很長:藥廠、醫藥經銷商、醫藥代表、物價局、衛生局、藥監局、招標辦、醫院銷售、患者。而在醫院銷售亦有多個環節,一種藥要進入醫院再到患者手上,涉及院長、分管業務院長、財務人員、藥劑科、科室負責人、醫生。

                    “統方”是這條鏈條中的重要一環,對藥品銷售商而言十分重要。“‘統方’主要用來給醫生拿回扣。”一位業內人士表示,哪個大夫用了哪種藥、用了多少,是給他們回扣的主要參考。而且業務員一旦發現哪種藥用少了,可以有針對性地進行公關。

                    在已生效的判決中,涉及統方的並不鮮見。據中國裁判文書網,李某曾進入福建省武平縣醫院做藥品銷售,其證言顯示,想拿到武平縣醫院內部統方數據的目的,是爲了知道武平縣醫院的哪個醫生用了多少他代理的藥品,便于有針對性地跟這些醫生搞好關系。

                    非法統方擾亂公平的市場秩序

                    有人專門在網上揭秘醫院統方的幾種方式:醫生自報、藥房手統、電腦單等。

                    通過技術手段防止統方成爲趨勢。但即便如此,依然無法完全禁止非法統方。2012年5月,浙江省文成縣人民醫院開始使用溫州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的系統。虞玮作爲文成醫院信息科工作人員參與了新系統的安裝、調試工作,其間獲取了進入數據庫的用戶名及密碼。當年7月,虞玮進入數據庫將本院醫生每月在局域網開具處方數據進行統計、導出,並將數據出售給藥商。溫州醫大附一醫信息處工作人員發現文成醫院的數據庫有異常後,修改了密碼。虞玮便通過密碼複制器複制了數據庫的密碼,利用複制的密碼進入數據庫繼續進行統方,並將數據出售給相關藥商,共獲利107萬余元。

                    有時,被泄露的不僅僅是用藥信息,一旦結成同盟,會有更多信息被輸送出去。邵某2008年在福建省東山縣做藥品零售推銷,爲了推銷藥品“可特甯”膠囊,讓東山縣醫院藥劑科副科長鄧某幫忙“統方”,按照行業規則以每盒0.5元的價格作爲回扣。此外,鄧某還幫其了解其所代理的藥品在東山縣醫院的銷售情況以及庫存剩余,以便邵某及時通知廠家備貨,以增加業績。

                    鄧某說,他爲邵某提供醫院比較需要藥品的信息,爲邵某代理的新藥推入醫院有意識向院裏的有關人員進行宣說。在邵某推入12種藥品後,鄧某還多次勸說醫生多開其代理的藥品。

                    由于分管藥庫,鄧某對整個醫院的臨床用藥情況比較了解。他會根據管理、采購藥品的情況,建議邵某向醫生推銷比較緊缺的藥品。邵某代理的12種藥品如果快缺藥了,鄧某便讓倉庫及時進貨,並及時督促藥庫做采購計劃。

                    這樣做的結果,最終損害的是患者利益。“客觀講,非法統方擾亂了公平的市場秩序。”業內人士說,它無形中爲推高藥價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摘自2017年3月24日《齊魯晚報》)

                    各地通報衛生系統違紀違法典型案件

                    山東省紀委通報

                    1.高唐縣尹集鎮衛生院院長鞠國芝違規操辦其兒子婚宴問題。鞠國芝未按照有關規定上報其兒子的婚慶事宜,且在操辦過程中,違規收取管理、服務對象禮金1.59萬元,造成不良影響。高唐縣紀委給予鞠國芝黨內嚴重警告處分,並責令其退回違規收取的禮金。

                    2.莘縣政協副主席、縣中醫醫院院長宋玉平違規配備使用公務用車問題。2012年6月,時任莘縣中醫醫院副院長的宋玉平當選爲莘縣政協副主席後,莘縣中醫醫院違規購買了一輛價格爲21.38萬元,排量爲1.8T的帕薩特轎車,作爲宋玉平的公務用車,超出規定標准。2014年3月,莘縣紀委下發《關于進一步做好全縣公務用車清理整頓工作的通知》後,時任莘縣政協副主席、縣中醫醫院院長的宋玉平未能按通知要求在規定期限內對超標准配備的公務用車進行整改,直至2015年8月,才按規定進行了整改。市監察局給予宋玉平行政記過處分。

                    山西省紀委通報

                    3.臨汾市鄉甯縣中醫院院長王爲民違規公款吃喝問題。2015年5月至2016年4月,王爲民先後兩次組織單位職工聚餐花費公款6000元,先後兩次宴請親戚等花費公款2020元。經縣紀委常委會議2016年12月23日研究,決定給予王爲民黨內警告處分,責令退賠相關費用。

                    浙江省紀委通報

                    4.臨安市河橋鎮中心衛生院原黨支部書記、藥房負責人(藥房主任)黃愛民,原工作人員張霞紅違規套取醫療保險資金問題。黃愛民夥同張霞紅,利用職務便利,通過收集參加城鄉居民基本醫療保險患者的參保卡號,虛構患者就診信息,虛開就診處方、藥品等手段,套刷衛生院藥房實際已零售給自費患者的藥品,騙取報銷比例部分的醫療保險資金,共計6128.47元。黃愛民受到黨內嚴重警告處分,並被降低崗位等級;張霞紅受到記過處分,並被取消預備黨員資格。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0